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黑天鹅事件后 刘强东面临真正难题

内地新闻 时间:2019-01-05 浏览:
原标题:刘强东真正的难题刘强东真正的难题,是怎样弱化其在京东强烈的个人色彩,让更多的高管活跃于台前。《财经》记者管艺雯|文nbsp;北京时间2018年12月22日凌

  《财经》记者 管艺雯 | 文 

  北京时间2018年12月22日凌晨4点,明尼苏达州检察官办公室宣布不会对刘强东提起任何指控,这意味着悬而未决长达3个月的明尼苏达事件终于靴子落定,京东股价盘中一度涨超10%,但目前京东的市值较今年年初的最高点719亿元,已经蒸发了超过400多亿美元。

  这是京东被迫失速的114天,原本高调的刘强东缺席了这期间互联网几乎所有的盛会——世界人工智能大会、达沃斯论坛、互联网大会等等,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100名表彰对象名单中,也看不到他的名字。

  但这并不是只有噩梦的114天,黑天鹅事件逼迫刘强东收敛平时的高调作风,也让他难得拥有足够时间思考京东的下一步——过去刘强东在京东个人风格太强,究竟今后怎么平衡自己的个人权力,让更多的高管活跃于台前。

  不到24小时前,京东商城于21日晚间进行了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,美团点评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在其朋友圈评论道,“这个组织架构调整,今晚可以买入。”京东商城的架构调整后,有多达10位高管向商城轮值CEO徐雷汇报。

  一位长期关注京东的行业分析人士对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“(明尼苏达)这件事从某种程度上推动了京东的治理进程,如果没发生这件事,组织架构的调整应该会晚,很可能没这么快。”

图/视觉中国

图/视觉中国

  被忽视的商城组织调整

  21日晚间京东商城宣布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,但这个消息还没来得及充分发酵,就被第二天一早“明尼苏达州检察官办公室宣布不会对刘强东提起任何指控”的消息迅速掩盖了声量。

  对于组织架构调整,京东方面也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主动宣传,“没主动发,(媒体)谁来问给谁。”京东方面向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京东商城组织架构调整的发布时间点没有刻意安排,“组织调整的时间是之前就确定的,月初战略会就确定了方向。”

  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后,京东商城将围绕以客户为中心,设立前、中、后台,其中:

  前台部门围绕C端和B端客户建立灵活、创新和快速响应的机制,成立平台运营业务部、拼购业务部、整合生鲜事业部并入7 Fresh,此外还包括新通路事业部和拍拍二手业务部;

  中台部门主要通过沉淀、迭代和组件化地输出可以服务于前端不同场景的通用能力,不断适配前台,成立3C电子及消费品零售事业群,由闫小兵为群负责人;成立时尚居家平台事业群,由胡胜利为群负责人;成立生活服务事业群,由辛利军为群负责人;此外中台研发调整为技术中台和数据中台两个部门;

  后台部门主要将为中、前台提供保障和专业化支持,成立CEO办公室,承担重大组织及业务变革的整体协调,商城各业务部门经营分析职能由商城财务部实线管理,商城各业务部门HRBP团队由商城人力资源部实线管理。

  而在11个月前,今年1月京东商城对组织架构进行了一次重大调整,京东将原有10个事业部整合为三大事业群:大快消事业群,包含原生鲜事业部、消费品事业部、新通路事业部,王笑松出任事业群总裁;电子文娱事业群,包含原家电事业部、3C 文旅事业部、全球售业务部,闫小兵出任事业群总裁;时尚生活事业群,包含居家生活事业部、时尚事业部、TOPLIFE、拍拍二手业务部,胡胜利出任事业群总裁,三人直接向刘强东汇报。

  相比较1月份的调整,此次组织架构最大的改变包括几个方面:

  首先,新成立的拼购业务部被置于战略地位,未来京东拼购与拼多多为首的社交电商将进一步加剧斗争,业务部负责人侯艳平曾透露,8月份京东拼购的新用户已经占到京东大盘新用户的28%,在京东Q3财报显示的年度活跃用户数减少的情况下,京东拼购将会承担更多拉新作用,京东商城轮值CEO徐雷也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,“未来京东会加大低线城市的营销力度,用拼购、小程序、开普勒等项目吸引更多低线城市用户、女性用户和一二线城市的中低收入客群。”

  其次,生鲜事业部与7FRESH合并,新通路事业部独立,拍拍二手业务部从时尚生活事业群中独立,也都透露出京东在创新业务上的重视,设置独立业务部也能够帮助其实现快速响应的灵活机制。

  据《财经》了解,京东商城将升级为零售子集团,2017年4月25日京东物流子集团正式成立,京东数科(前身为京东金融)也早在2013年10月独立运营,此外还有今年宣布砸下100亿重点扶持的京东云。

  这四大块业务在去年已经成型,刘强东去年7月在《财经》杂志发表的署名文章《第四次零售革命》中清楚描述了京东的愿景,“京东未来将不再是一个零售商,而是支撑着数以百万计零售商的基础设施服务商。”

  目前,零售步入相对成熟的发展期,京东云规模尚小,对当下的京东而言,数科和物流将是其争取核心竞争力的两条腿。

  京东也一直在加大物流、技术研发上的投入,尽管这两块业务在短期内都不会实现盈利,但在未来将是京东最坚实的护城河。京东CFO黄宣德也曾表示,“2018年是一个京东非常重的资本投入年,预计会在本年将完成最重的投资阶段,2019年会有所缓和。”

  黑天鹅事件拨云见日之后,留给京东的挑战依然存在,包括增速的放缓、以阿里拼多多为首的竞争对手的猛烈夹击等。

  互联网观察家尹生向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“京东必须重新审视竞争格局和行业发展趋势,重新强化差异化的竞争,最好是在整个腾讯生态下去考虑这一切,市场早就已经从京东与阿里的竞争升级为腾讯与阿里的竞争,当然这取决于腾讯是否有动力和能力去协调旗下各电商企业的协同,以及这些企业是否愿意被协调。”

  京东的组织能力

  值得注意的是,在本次京东商城的组织架构调整中,所有新成立、或是整合的部门负责人的汇报对象都是京东商城轮值CEO徐雷,一共10位负责人。今年7月16日,京东商城实施轮值CEO制度,京东集团CMO徐雷兼任首任京东商城轮值CEO,向刘强东汇报,全面负责商城日常工作的开展。

  刘强东在11月的Q3电话会议中,明确表示自己目前的关注点主要放在“战略、团队、文化和新业务”,随着京东版图进一步扩大的需求,刘强东正在从过去“务实”的风格转向“务虚”,关注更高维度的事情,比如战略发展、价值观等。

  夸克点评创始人王如晨向《财经》记者表示,“(明尼苏达)这件事一定会影响刘强东的个人声誉,而重建个人声誉需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过程,这种情况下,刘强东在前台的权力、直接的管理肯定要下放;另外从公司发展阶段来说,当然刘强东还是很年轻,但是一轮一轮的人上来,他也到了往后退的周期,其他企业的组织调整也都在年轻化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