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我的父亲母亲:苦难岁月里,遇见最朴素的爱情

恋爱 时间:2018-09-29 浏览:
我们还比较小的时候,总是以为妈妈一直都是妈妈,忘记她也有青春,有爱情,有往事。当我们长大一点,猛然了解到母亲过去的人生,发觉她不但是一个妈妈,也曾是一

作者:陈默
1974年,我妈铁了心要去当尼姑。话得从60年代文革开始的时候说起,我妈念到初二,被迫辍学回到乡下。外婆早逝,我外公以唱歌仔戏为生,常年奔波在外。回到家中的妈妈更不受她继母待见了。        
没过两年,继母便以姑娘大了留不住,在外面会招蜂引蝶惹人闲话为由去游说外公,将妈妈草草的嫁人了事。

我的父亲母亲:苦难岁月里,遇见最朴素的爱情


妈妈就这样嫁给了邻乡的一个男人,心想着也罢,离开继母那个家,在夫家要能好好的过日子,也是很好的新开始呀。妈妈过门一年后怀上了大姐。怀孕期间,男人却在外面猥亵幼女,最后被送去劳改了。
婆婆整天辱骂妈妈是扫把星,害了自己的儿子。妈妈每天只是偷偷哭。生下大姐,是个女孩,更受责骂,生产完,自己大冬天的去河里洗衣服,整个月子里只有冷粥喝,邻居一个大婶看不下去,趁婆婆出门,炖了一只鸡给我妈端来,结果一碗汤没喝完,婆婆就回来撞见了,怒气冲冲的把大婶撵走,觉得大婶给她难堪,我妈是丢人现眼,操起竹扫把就开始打。

我的父亲母亲:苦难岁月里,遇见最朴素的爱情

妈妈叹息说如果当时不是偶尔这几口热汤喝,可能根本就熬不过那个冬天。接着说,你知道乡下女人打架最阴狠的招式是什么吗?
她把妈妈逼到墙角,一手掐拿着妈妈的脸,掐开嘴,另一只手就用手指伸进嘴里抠舌底,要把舌底肉抠烂,这样妈妈就会奇痛无比,而且伤口会非常难好,吃饭喝水都困难,也无法跟旁人诉说。妈妈急中生智死死咬住婆婆的手指,四目相瞪:你不松手我就不松口。这个画面在我脑海里是很诡异的,这样一对僵持的婆媳,但是一想,里面有个是我妈啊!就怪酸楚的...为什么不离开这个家呢?
我妈说当时孩子刚出生,太小了,带着孩子更无路可去,至少那里还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。
苦捱了三年,男人回来了。对我妈涕泪交加言之凿凿悔不当初。我妈心里的火又燃了起来,那日子就继续过吧。
可不出一年,男人又趁同族一个表兄癌症晚期在上海治疗,和兄嫂好上了,再也没回过家。妈妈万念俱灰的时候,发现自己又怀孕了...这一次呢?男人再也等不回来了吧,生活什么时候才是尽头?
大姐当时已经四岁了,妈妈看着大姐又想起自己,也是四五岁就没了妈,但是再苦也能长大,什么都是命吧?这次妈妈捱不下去了,于是做了当时最痛苦的决定,把大姐留给婆婆,然后去投奔她年逾古稀的外婆。想着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,送人,然后出家当尼姑,一生清静。
而这会儿呢,在离我妈妈的外婆家还隔着好几个村子,有个叫东石村的地方,住着一个瘦得人说像一根竖扁担支着一口锅的穷小子,有多穷呢,家里真的只有四面墙一口锅,拆了的门板就是床,他和老母亲生活,说起来也曾是乡里出名的神童,看书识字过目不忘,是乡小学保送到镇上读书的苗子,因年少丧父,兄长挤兑而失学,回家靠在队里给大家记工分生活。
因为太穷,早过了婚娶年纪。没有姑娘愿意嫁进这户人家。
有天大家又调侃起他娶不上媳妇这件事,突然有人说起我妈——一个被男人一再背叛,投靠外婆,等着生完孩子当尼姑的女人。小伙子心里疼了一下,还没再多问一句,旁人就插嘴说,不好不好,这个女人念过书,农活肯定干得少,你家这么穷,一定得找个像头牛一样能干的女人才好,况且人家大着肚子,一过门就带个包袱的。小伙子一听眼睛更亮了!念过书!多好的女人!
小伙子固执的打听了我妈的情况和住址,找了一天提前把活干完,偷偷的躲在我妈每天从她外婆家去田里干活的路上。等了半个多钟头,终于看到一个瘦弱的女人戴着斗笠,梳着两个长辫子,挑着粪水,走了过来,越走越近,越走越近.....我妈说起这段,忍不住总是笑:小伙子看呆了!惊为天人!嗯,小伙子回家,一宿没睡。

我的父亲母亲:苦难岁月里,遇见最朴素的爱情

第二天,小伙子软磨硬泡了一个和我妈的外婆相熟的人,把他领去打了个照面,那个年代啊,人总是格外的腼腆吧,小伙子过去就是点头憨笑,啥都不说,中间人也啥都不说,但意思就是:阿婆,这个愣头青是我朋友,今天我们刚巧路过你们村,他陪我过来坐坐。
从此,小伙子每天都无比勤快,提前干完活,黄昏的时候走上十几里路到我妈的外婆家坐着,我妈那会儿不爱见人,尤其是生人,一有客人来就躲进屋里。小伙子并不擅长言谈,每天这样来,常常只是傻坐着,偶尔能见到我妈躲进屋里的匆匆一面,更多时候是连面都见不着。起初,外婆就想啊,这个小伙子怎么这么奇怪呢,又不熟,天天太阳要下山了就跑来跟木头一样杵在我家,但是她又是个相当开朗和善的老奶奶,也不轰他,也不再多想,一天两天一段日子下来,就也扯扯家常,扯到八九点多,该睡了,小伙子就告辞走了。
三个月后的一天,小伙子没来,中间人来了,递给我妈和她外婆一个红包,说媒。我妈一下明白了,哭了起来,倒是她外婆乐呵呵的还拆了红包,里面都是皱巴巴的零钱:8块6呢!! 我妈一把抢过红包,塞回媒人手里:“我不嫁!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嫁了!”
媒人悻悻的把红包带还给小伙子,小伙子一看黄了啊?大病一场,不吃不喝,就盯着天花板发呆,小伙子的母亲劝他:那就算了吧。没想小伙子沉默了半饷,一字一顿的说:这辈子,我非她不娶!
养好病,回到队里,一切如常。嗯,小伙子一切如常的每天黄昏的时候走上十几里路到我妈外婆家杵着,有时,外婆劝他,有时,也劝她,有时,妈妈从房间里冲出来撒着气把小伙子轰出去。第二天,小伙子依旧一切如常的来杵着,风雨无阻。
妈妈没说过小伙子没来的白天和走了以后的黑夜,她在想什么。总之,她的肚子一天一天大,他一天一天的来,毫不介意妈妈是冷冰冰还是气呼呼,更不理会别人的嘲讽或劝说。
又过了几个月,一年的最后一天,妈妈肚子一阵疼痛,要生产了!这个当口,婶婶姨姨们该帮着手忙乱成一团了吧?不料我妈外婆嘿嘿一笑,出门差了个邻居孩子,赶紧跑到东石村找那小伙子。
邻居孩子找到小伙子,上气不接下气的说:“喊你蹬辆自行车赶紧过去!”,小伙子一震,立刻会意!急急忙忙借了辆自行车风风火火的就去了我妈外婆家,我妈一看他来了,这不对啊?! 但是生产的当口,像捆好了的猪羊一样,由不得自己,就被三姑六婆简单粗暴的架上了自行车后座!小伙子缓缓推扶着自行车,满头大汗,看着天色越来越黑,一心急着把我妈转移到自己家歇着,又怕快了不平稳震伤了我妈。两人,一路,默默无话。
进了小伙子家,就算过了门。躺下,没多久,二姐出生了。那天是元旦,一切都是新的。嗯啊,小伙子就是我爸啦。